首页 机构概况 机构设置 科技成果 研究队伍 国际交流 院地合作 研究生教育 创新文化 信息公开 科学传播 学术出版物
专题  
深入学习科学发展观
党建园地
煤化工信息
友情链接
中国科学院
国家发改委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
中国科学技术部
中国科普博览
中国化工信息网
美国能源部
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研究组织(CSIRO)
山西省科学技术厅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煤化工信息
中国水污染危机
 
发布时间:2008-01-17 发布者: 字体<    >
中国水污染危机
《财经》记者 王以超 任波《财经》杂志 /总193期  [2007-09-03]

 “即使中国明天就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水污染问题的基本解决,恐怕也要30年甚至40年时间”。那么,今天我们该怎样起步?
  8月26日下午,正在北京召开的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开始审议数部法律。 其中,《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修订草案)》,系首次进入国家最高立法机构审议程序。
  《水污染防治法》出台于1984年,曾在1996年经过第一次修订。此番再次修订,意义非同寻常,仅新增条款就有26条,修改较大的条款有24条。这部法律原来总共只有62条,其调整力度可谓空前。
  就在这次会议开幕前,8月22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城市饮用水安全保障工作。
  种种迹象显示,进入2007年以来,各地陆续爆发水污染事件。如何应对这一严峻局面,已经成为摆在最高决策者案头的最现实挑战之一。
  水,意味着生命。
  然而,转眼之间,我们身边奔流的水不再清澈,甚至不再能哺育生命。虽然我们听不到江河的叹息或者呜咽,但在那些受到伤害的肌体和灵魂深处,你能体会到这种躁动与愤怒。
  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在对修订草案的审议意见中警告说,中国 “水环境恶化趋势未得到有效控制”。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局长周生贤在此次会议上所做的修订说明中强调,中国的水污染物排放一直没有得到有效控制,水污染防治和水环境保护面临着“旧账未清完,又欠新账”的局面。
  面对这场全局性的水污染危机,《财经》没有理由不作出回应。在水污染防治法修订草案提交审议之前,从今年7月底至今,《财经》先后派出四路记者,去探寻太湖之殇、黄河之悲、海河之痛以及珠江之思。
  ——太湖,这个流传着无数人文传奇、滋养了最为富庶的民众的中国第三大淡水湖,今年5月底突然爆发蓝藻危机。
  ——从“母亲河”黄河到北京所在的海河流域,污染像晴夜的繁星无处不在。实际上,这两条河流的命运也许更加灰暗,因为水资源的匮乏和到处肆虐的水污染,像“双头蛇”一样绞杀着它们曾经有过的勃勃青春。
  ——即使雨量充沛、人类活动相对较少,从珠江口到上游地区,从并不遥远的过去、现实到并不遥远的未来,水污染的阴影也无处不在。
  环顾中国,人均水资源拥有量只有全世界平均水平的四分之一。而今,“贫水”遭遇到来势凶猛的水污染,双重危机下,将会怎样影响转型中国的命运和未来?

水污染“黑洞”
“在中国,水污染绝对已经成为一个全局性问题了”
 
    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局长周生贤在审议《水污染防治法(修订草案)》发言时,引用了这样一组数据:2005年,全国七大水系(珠江、长江、淮河、黄河、海河、辽河以及松花江)的411个地表水监测断面中,有27%为劣Ⅴ类水质(参见“地表水六类划分”),基本丧失使用功能。2006年,虽然七大水系劣Ⅴ类比重稍有下降,为26%;但在全国地表水中,所占比例仍高达28%。
  实际上,这仅仅是一个平均数字。在水资源相对短缺的北方地区,污染状况更加令人触目惊心,“有河皆枯,有水皆污”并非虚言。
  从水利部的统计数字来看,海河和辽河两大流域劣Ⅴ类水质所占的河流长度,都超过了半数;而在海河流域南系的子牙河、大清河以及海河干流,这个比例甚至接近三分之二。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城市饮用水的安全自然失去保障。全国113个环保重点城市的222个地表饮用水水源地,平均水质达标率只有72%。
  城市已如此,农村更何以堪?据估计,中国目前存在饮用水不安全的农村人口,应在3亿人以上。即使这个数字,仍然被很多人认为被大大低估了。
  地表水遭到污染后,污染物会向地层深处逐步渗透,目前中国约二分之一的城市市区地下水也污染严重。在城市之外,全国人大环资委提交的报告中指出,在整个淮河流域,50米以内的80%浅层地下水都已经变成Ⅴ类水质,丧失了水功能;50米至300米的中层地下水,也已出现局部污染。
  一些学者甚至认为,仅仅依据现有数字,仍不足以真切反映中国水污染的真实状况。
  中国社会科学院环境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郑易生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指出,中国发布的各种水环境质量检测报告,由于受布点数量和布点区域的限制,“并不能充分、真实地反映国内水污染现状”。
  中国科学院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组组长王毅也持类似的看法。国家环保总局设置的水质监测断面,基本上分布在水量相对充沛、监管相对严格的大江大河或主要水系的干流,对于支流的监测几乎属于空白领域。在小城镇以及广大农村地区,实际的污水排放量以及支流、内河的受污染程度,很可能“要比目前公布的数字更为严重”。
  在媒体的公开报道中,COD(化学需氧量)的浓度几乎被看成水体污染程度的惟一指标。的确,水体中能被氧化的物质在被氧化时消耗的氧气量,可以很好地反映水中的有机物污染程度。COD浓度越高,说明消耗的氧越多,污染程度也越深。
  然而,COD指标实际上只能反映水污染的“冰山一角”。即使加上其他“主要污染指标”,比如总磷、总氮、氨氮、高锰酸盐等,也难以真实地还原水污染的各个侧面。
  事实上,大量工业污水的成分,远比现有的常规检测项目所能涵盖的内容复杂得多。其中的多种化学成分,都可能对人体产生致畸、致癌、致突变效应。
  要穷尽水污染中各种可能的危险因素,不仅面临技术的挑战,也有着财政、人员上的现实困难。
  另外一个因素也会影响到数据的真实性。国家环保总局有关人士私下里对《财经》记者抱怨说,不少环保数据监测机构,由于主管领导是地方政府任命的,其上报给总局的很多数据,往往已经根据当地的经济或者政治需要进行了取舍,甚至修改。限于人手问题,总局又不可能对所有这些数据逐一进行核实,只能以抽查应对,失真的可能性很难排除。
  “水污染是个黑洞。”一位不愿

版权所有:中国科学院山西煤炭化学研究所 Copyright©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桃园南路27号 晋ICP备 050005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