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机构概况 机构设置 科技成果 研究队伍 国际交流 院地合作 研究生教育 创新文化 信息公开 科学传播 学术出版物
专题  
深入学习科学发展观
党建园地
煤化工信息
友情链接
中国科学院
国家发改委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
中国科学技术部
中国科普博览
中国化工信息网
美国能源部
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研究组织(CSIRO)
山西省科学技术厅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煤化工信息
煤变油大考在即
 
发布时间:2008-04-23 发布者: 字体<    >

证券市场周刊 2008-04-15

 

当前三家获准率先投建煤制油项目的企业都在争分夺秒地调试设备,谁将率先投产,就将会进一步获得政策在煤炭、土地及水等资源方面的惠顾

  319,在事隔两年之后,当本刊记者再次来到位于鄂尔多斯市以东300公里处的伊泰煤制油公司,记忆中的“一片旷野,几个绞手架”的场景已不复存在,代之以高塔林立,汽车、机械、工人交织的忙碌景象。成套的机械设备,办公楼及职工宿舍已然齐备。

  当天,鄂尔多斯市市长会同准格尔旗及大路开发区主要领导,现场办公,商讨为伊泰煤制油公司提供配套设施事宜。在忙碌空隙,伊泰煤制油公司副总经理乔玉明告诉《证券市场周刊》,由于是国内首家应用自主知识产权开发的液态浆化床制油技术,因此,在项目设计、设备造型及土建、安装等方面都需系统磨合,预计于今年9月份实现联动试车和运转。

  无独有偶,尽管神华煤制油项目的进展状况不肯公开示人,但在今年“两会”期间,中国神华能源公司副总裁薛继连公开表示,公司煤制油项目也将于9月正式投产。国内率先投建煤制油项目中的另外一家是山西潞安煤矿集团。据本刊了解,潞安煤矿集团关键设备合成反应器虽晚于伊泰半年安装,但其煤制油项目投产日期预定在88

  3家公司的煤制油项目都是由试验室走向工业化的首次尝试,虽冲线在即,但前景仍未知。

 

二条技术路线比拼

  上述3家煤制油公司,比拼的不仅是时间,也是技术——3家公司分别采用了两条不同的技术路线。

  煤炭液化工艺分成直接液化和间接液化两种,其中伊泰和潞安集团采用间接液化工艺,产品中70%为柴油,17%18%为石脑油,12%13%为液化气。

  目前惟一实现煤制油工业化的南非Sasol公司采用间接液化工艺。南非自上世纪50 年代中期至80 年代中期的30 年中,由于其种族隔离政策被其他国家从政治上孤立而无法获得石油供应,南非自己又没有石油储量,只能利用其丰富的煤炭资源进行煤炭的液化。南非Sasol公司先后建设了3 座大型的煤制油(CTO)和气化油(GTO)装置,目前日产液体燃料16万桶,可以满足南非40%以上的燃油需求。

  国内方面,中国科学院山西煤炭化学研究所(下称“山西煤化所”)在“六五”期间,就受国家计委、中科院委托进行煤间接液化合成油关键技术的研究工作。20025月,伊泰集团与山西煤化所签订合作协议,投资1800万元,共同开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煤基合成油浆态床技术。

  20029月,山西煤化所在千吨级装置上试车成功,并建成年产1000吨的中试基地。2004年煤基合成油核心技术通过中国科学院技术鉴定。2005年通过科技部“国家863”项目验收。20062月,由山西煤化所、伊泰集团、神华集团、潞安集团、徐矿集团、连顺能源公司共同发起,组建了中科合成油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专门开发专门的煤制油技术设备,其中伊泰集团出资2.27亿元,为第一大股东。

  伊泰和山西潞安的煤基合成油项目所采用的技术路线均是山西煤化所间接液化技术。目前山西煤化所中试基地已经连续运转将近6年,催化剂已经发展了五代。中试基地测验的各项技术指标,基本和南非Sasol公司公布的数据相同。

  不同于前者,神华在鄂尔多斯的煤制油项目采用直接液化工艺。产品中15%为汽油,67%为柴油,18%为液化气。

  直接液化在19 世纪30 年代德国曾经拥有12 套煤直接化油的工业装置,后来德国IGOR 技术、日本的NEDOL 技术和美国的HTI技术都已经工业化试验成功。

  20048月开工建设的神华集团煤直接液化项目,采用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CDCL液化技术,年产油品108万吨,年用煤量345万吨。据了解,目前神华也在和南非Sasol公司就间接液化煤制油进行技术合作。

  据中金公司分析师的研究,对比目前的直接液化和间接液化煤制油工艺:直接液化的能量转化率要明显高于间接液化其总热效率(即转化成最终产品热值占输入原料的热值百分比)达到65%~70%,而Sasol 2 号和3 号厂的间接液化的总热效率约为55%。但单位投资大于间接液化技术,同时目前国际上还没有大型的工业化装置,相对技术风险较大。同时生产过程中需要低成本的氢气,加氢反应条件相对苛刻,对煤种的要求也比较高。

  吴春来教授测算,神华直接液化煤制油项目和间接液化煤制油项目相比,在相同规模下,直接液化在投资额、吨油成本、煤炭用量及用水量均小于间接液化。

 

先发者制胜

  根据《煤炭工业“十一五”发展规划》提出的发展目标,到2010年,国内煤制油项目达到1000万吨的生产规模,到2020年达到3000万吨的生产规模。

  而据本刊了解,原本许多已经在进军煤制甲醇和二甲醚的煤化工企业,因甲醇和二甲醚技术门槛低,担心未来竞争激烈,都紧盯着神华、潞安及伊泰的煤制油项目,如上述三者一旦获得成功,紧接着都会申请改变原有的规划,投建煤制油项目。

  显然,谁率先成功者,无疑将取得先机。

  对于未来,3家公司将各有图谋。伊泰在16万吨煤制油顺利投产之后,紧接着,将开始350万吨煤制油项目的规划。

  之所以是350万吨,乔玉明介绍,主要是因为,间接煤制油最核心的设备,合成反应器的直径在811是目前设备所能达到的极限水平,而对应的年产能是5070万吨,经综合评定同时建57套设合成反应器,可实现经济最优化。而神华计划在108万吨直接煤制油项目成功投产之后,紧接着将启动500万吨的煤制油项目,该项目整体规划是年消化煤1000万吨。

  对于水资源的考虑也使得三家公司在投产进度上不敢稍有懈怠。

  伊泰煤制油项目的水源主要来自准格尔旗的南沟水库,其年供水量可达900万吨,伊泰项目一期工程完工后每年的需求量约为250万吨。

  南沟水库要承担准格尔旗大路煤化工基地煤化工项目的水源,据大路煤化工基地的规划,煤化工总用水需求量每年约将达到2.1亿吨。

  目前神华在伊金霍洛旗的煤制油项目,虽有专门的水库,但整个鄂尔多斯目前约有一半城市用水需要引进黄河水。

  如新项目再申请增加用水量,需要引用黄河水,这一方面涉及到严格的审批,同时还要按用水量交纳大量的水权置换费。

  321,在伊泰召开的年度股东大会上董事长张东海表示,如公司年产16万吨煤制油项目率先成功,公司将在规划下一步放大的同时,积极争取在煤炭、水资源等多方面的支持,并探求利用资本市场优势开拓融资渠道。

  此前,潞安集团将分别从发改委和科技部得到4亿元和1亿元的资本金投资。而伊泰在总计26亿元的投资中,自有资金占30%,另外70%将依靠借贷。为此伊泰报表反映其负债率相对较高。

  而对于伊泰而言,发展煤制油项目,意义远不止对利润的追求。

  2006年鄂尔多斯市原煤产量达到1.65亿吨,按内蒙古自治区“十一五”规划,鄂尔多斯市的煤炭产量在2010年达到2.5亿吨,目前,鄂尔多斯主要铁路运力出口为大准线,年运力仅为0.45亿吨。而大准线归属神华集团,通常神华每年会给内蒙古自治区一定比例的铁路运输指标,其他煤炭企业通过铁路运输只能从这个指标中争取。

  由于运力的限制,极大地限制了当地煤炭企业产能的发挥。伊泰的煤炭保有储量为30亿吨,按照2008年计划,公司储采比(实现产能占储量的比例)168,而同期神华、中煤的储采比分别68.834.7

  目前整个伊泰集团实际已有约60亿吨的煤炭储量,按其发展规划,在35年内实现5000万吨的产能。

  伊泰董事长张东海向《证券市场周刊》表示,公司之所以不惜承担巨大财务压力和风险发展煤制油项目,除了看到其利润空间,更为重要的是一旦煤制油项目成功,可以最优方式实现煤炭的就地转化,以便公司进一步提高产能。

 

投产前的忐忑

  按既定目标,再过半年即今年9月,伊泰煤制油项目将正式投产。但投产在即,公司上下却都心存谨慎。

  乔玉明表示,项目如期投产应该不存在问题,但从中试的年产1000吨到年产16万吨,存在较大跨度,设备的性能及相互间的适应性等方面都可能存在一些问题,从而影响正常运行。

  目前虽然间接液化在南非Sasol公司实现工业化,但伊泰及潞安集团采用山西煤化所的自主研究技术,与南非Sasol公司方面并没有实质性的交流,只能和南非Sasol公司公开的数据做参照性的对比。

  在伊泰公司的股东大会上,董事长张东海宣布,当煤制油项目投产后,他会将办公室搬到煤制油公司,现场办公两个月。

  张东海表示,虽然公司已做了充分的准备,但因制油项目在中国没有现成工业化样本参照,存在诸多不确性因素使项目投产后很可能不能正常运行,如在两年内实现正常运转,产生利润已算理想结果。甚至公司已做了好最坏的准备,即,如不能正常生产煤制油,可以利用制作工艺在前半部分与煤气化工与煤制甲醇相同的特点,将该项目改装成技术成熟的煤制甲醇和二甲醚项目。

  据了解,伊泰的煤制油项目总投资约26亿元,设备投资16亿元——其中前半段煤气化工艺设备投资约占70%11亿元左右,后半部分合成煤制油工艺投资约5亿左右。那么,最坏的情况就是公司会损失约5亿元。而伊泰2007年年报显示,公司2007年净利润为15.3亿元。

  对于神华,同样因没有工业化样板,项目推进也几经曲折。

  20029月,神华集团煤直接液化可行性报告获得国家正式批准。合作的国外公司将专利技术工艺包交给神华集团时,神华集团发现文件中正式的油收率低于该公司之前的承诺,并且还存在许多技术问题。神华集团认为,按照该技术进行投资风险非常大,于是提出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CDCL液化技术,而“煤变油”项目最终于20048月在四大保险公司75亿元巨额保单下才得以实施。

  正在建设的神煤制油项目预计初始投产的规模是108万吨,而中试基地的示范工程日产6吨,年产约2000吨,即从中试基地到工业化产能放大的倍数远大伊泰和潞安集团的煤制油项目。此外,神华的自主技术也没有类似南非Sasol公司的成功样本可作参照。

  320,本刊记者到神华煤制油项目采访时看到,在厂区外约100处,原本修好的路上设置一个路障,运往物质材料,只能从侧面泥泞土路上通过。

  工作人员告知,这是为了不让外间车辆进入。对于本刊记者的采访要求,神华集团办公厅的答复是,公司正在煤制油投产的敏感时期,不便接受采访。

  而此前,曾有券商研究员组织基金等投资机构调研,也只是如同本刊记者在厂区外山丘上观礼台,大致看了一下建设情况,公司同样拒绝进行更多的交流。

  据神华煤制油项目的一位内部人士向《证券市场周刊》透露,在神华煤制油项目的建设过程中问题一直不断。如神华的煤制油项目原计划的投产日期200710月,后改为2007年年底,而最新的说法是20089月份。

  对煤制油项目,业界许多专家都认为,在实验室阶段的技术还有待实际工业化的考验,最可能面临如下几个问题:一是因没有大规模的工业化装置运行,定制和引进设备能否满足要求;二是设备大型化后,结焦能否如实验室顺利;三是大型设备如不能正常运行,每停工一次都损失巨大;四是液化过程中煤对设备的磨损无法克服,很可能几个月就要换一套设备,而设备是所有投资中最贵的,未来运营成本控制是个难题。

版权所有:中国科学院山西煤炭化学研究所 Copyright©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桃园南路27号 晋ICP备 05000519号